动力电池产能荒 锂电行业真的是个好行业么?

创业连线 2021-07-29 10:28:02   我要分享:


在一系列利好因素影响下,锂电行业成为近期最热门的行业之一,无论是上游的原材料,还是下游的终端产品,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都在一定程度上迎来了业绩疯涨与投资热。


特别是作为下游终端产品的锂电池行业,主要几家上市公司近期都在通过增资的方式扩大产能,股价也是不断上涨。


不过,在锂电行业一片大好的情形背后,却是乱象丛生,产品安全,专利诉讼。


锂电行业多家上市公司增资扩产


2021年,建立新公司成为不少锂电池上市公司共同的选择。


4月28日,宁德时代(300750.SZ)发布公告,拟与ATL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两家合资公司,从事应用于家用储能、电动两轮车等领域的中型电池的研发、生产、销售和售后服务,其中一家为电芯合资公司,宁德时代出资70%,另一家为电池包合资公司,宁德时代出资30%。


7月6日,天齐锂业(002466.SZ)发布公告,此前与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签署的增资扩股事项已完成,据天齐锂业此前的公告,此次增资所获资金拟主要用于偿付内部重组所欠公司全资子公司款项,以及为其奎纳纳氢氧化锂工厂运营和调试补充资金。


7月9日,亿纬锂能(300014.SZ)发布公告,拟收购金昆仑28.125%的股权,并与金昆仑合作在青海省成立合资公司,分期投资不超过18亿元建设年产3万吨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项目,其中第一期建设年产1万吨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项目,亿纬锂能将持有合资公司80%股权。


此外,其他锂电池相关上市公司也有其他增资动作。


国轩高科(002074.SZ)于3月16日发布公告称,国轩高科全资子公司合肥国轩与柳州投资分别以现金方式对柳州国轩进行增资,以为柳州国轩锂电池生产基地建设提供资金支持,加快布局柳州新能源动力电池市场,拓展市场空间。


赣锋锂业(002460.SZ/01772.HK)于6月10日在H股配售4804.44万股新股,并计划将配售所得款项总净额预计48.55亿港元用于产能扩张建设、潜在投资、补充运营资本以及一般企业用途,其中产能扩张建设主要涉及海外锂资源项目,潜在投资可能包括矿石、卤水、锂粘土等。


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几家主要锂电池上市公司纷纷公布增资方案,锂电池行业的火热程度可见一斑,同时,在碳中和目标和锂电池退役的双重利好下,不少企业打起了开始布局锂电池回收业务。


除一些锂电池公司和环保公司外,一些其他领域的企业也看准了这一市场,如6月29日,以装备制造等为主要业务的天奇股份(002009.SZ)发布公告称,拟投入50亿元购置约397.34亩土地,建设年产3万吨三元前驱体及1.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的生产项目。


这家年营收不过35亿元的企业2020年汽车后市场业务的营收不过2.96亿元,营收占比不足10%,在该地块尚未进入土地招拍挂程序,没有真正拿到地的情况下,突然宣布要拿出50亿元来建设锂电相关项目,自然引发了不少人关注,锂电行业近期的火热程度可见一斑。


那么,各上市公司纷纷增资扩产的原因是什么?各方面都在看好的锂电行业,又有着怎样的问题?


动力电池产能结构性紧缺


这些上市公司通过各种方式增资扩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前动力电池面临供应不足的问题。蜂巢能源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红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21年至今蜂巢能源的订单已有8GWh,但最多只能生产5GWh。而这并不仅是蜂巢能源一家的问题。


随着纯电动车的普及,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屡创新高,很多科技公司也嗅到了这一商机开始跨界开展新能源汽车业务,不少其他领域的公司甚至亲自下场造车。这导致新能源电池的需求量不断增长。


当前,人们更多的是关注汽车芯片的短缺问题,但作为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配件之一,电池的质量也是其重要竞争力之一,但由于无论是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还是跨界造车的企业,大多没有自主研发生产电池的能力,在短时间内产量有限的情况下,谁能拿到优质的电池资源,谁就拥有了优势。


再加上当前主要的动力电池无非就是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这让锂电池乃至整个锂电行业都进入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时期。


不过,统计数据却给出了一个和人们印象中不一样的行业状况。


2021年上半年,我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为74.7GWh,同比增长217.5%;累计销量为58.2GWh,同比增长173.6%;装车量累计为52.5GWh,同比增长200.3%。也就是说,当前动力电池的实际情况是供大于需的。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统计数字和实际状况大相径庭呢?其中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市场上缺的不是电池,而是高端电池。


客观而言,汽车不同于手机等其他产品,对电池的容量、续航能力、安全能力等都有着极高的要求,这也就导致各大汽车制造商在有限的高端动力电池市场中争得头破血流。为了满足下游市场的需要,各锂电池生产商都在想办法扩大产能。


而增资只是当前动力电池供应商们扩大产能动作的一小部分,国轩高科于3月与合肥市政府签署协议,投资120亿元建设动力电池产业链系列项目;蜂巢能源已经投资140亿元在国内建立了两个20GWh规模的生产基地;宁德时代更是先后拿出了近800亿用于扩建动力电池产能。即便是向比亚迪这样拥有自主生产能力的企业,也在一定程度上受产能紧缺的影响,并在积极扩建产能,以满足其刀片电池的需要。


此外,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也在阻碍着动力电池产量的提升,头部企业虽然可以凭借资本技术优势获得更高的市场份额,但短期内相对固定的产量又难以满足下游终端产品的需要。


锂作为一种不可再生资源,近年来锂的储量越来越少,提取成本越来越高,上游原材料价格在长期来看难免上涨,通过回收重新获得的原材料恐也难以应对日益增长的生产需求。2020年的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的针刺实验之争令一些企业重新考虑使用磷酸铁锂电池,从而导致磷酸铁锂电池原材料短时间内供不应求,继而推动价格上涨;高端动力电池的整体紧缺导致正极材料、电解液六氟磷酸锂的价格也在不断上涨,这些最终都会影响到终端。


多次召回引发锂电安全思考


扩大产能并非短期内就能实现。


因此,面对日益增长的汽车订单,虽然不少大型车企开始自己研发生产电池,但远水解不了近渴,不少车企不得已退而求其次,在一些低端车型上使用性能相对较差的低端电池满足动力电池的缺口,然后再通过召回等方式解决。


这也造成了当前动力电池行业的另一个问题,电池安全问题频现。


近期,大量的召回事件让人们再次对锂电池的安全问题展开了讨论。


7月23日,通用汽车将宣布,因电池模块存在缺陷,具有起火的风险,将在全球范围内召回近6.9万辆雪佛兰Bolt电动车。


7月23日,丰田宣布,因为埃尔法的怠速启停功能由于相关控制程序存在不完善且蓄电池隔热性能不足,如车辆频繁在蓄电池温度较高的长时间怠速停车状态下使用,会因蓄电池内转化还原反应不充分,导致蓄电池充电不足而加速电池劣化,极端情况下车辆在进入怠速启停模式后,发动机无法再次启动,可能会发生后车追尾事故,存在安全隐患,丰田将12955台进口埃尔法召回。


7月16日,因部分动力电池的一致性与BMS软件控制策略存在匹配差异,长期连续频繁快充后,电池性能下降,极端情况下可能发生动力电池热失控,存在安全隐患,长城汽车召回1.62万辆欧拉IQ。


同日,奇瑞汽车也因动力电池内部分零件装配可能存在一致性波动召回了1407辆艾瑞泽5e电动汽车。


仅在一周的时间里,就有多家车企召回,且都与电池有关,涉及多个动力电池的龙头企业,如通用汽车召回的雪佛兰Bolt的电池供应商为LG化学,长城汽车召回令孚能科技连忙发公告声明并非其电池问题,宁德时代更是因次多次遭到市场的质疑。


在锂电池的安全性不断经受着考验,一次次事故消耗着消费者的耐心的同时,锂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也在制约着高端电池产量的提升,从而使得安全问题难以得到有效解决。


对于锂电池行业来说,如何平衡订单和质量,又是一个难题。


发布者: 创业连线
发布数量: 456
查看更多

首页

找项目

合伙人

创业资讯

会员中心